忧郁蓝调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tx

不为人知的自述

绝对领域

很多枯燥的瞬间我都在想,人这一生怎么活才能满足,我的一生怎么过才能舒心,人们究其一生的追求到身死的那刻才会彻底释然,那颗炽热的心或许早就死在了数十年前。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敞开心扉,常识接纳一些人和事,或许说脱离孤独的环境才能得到改变,但我的内心显然是封闭的,甚至连我这个小站我也不希望被外人所知,这里记录了我太多的不堪,这也是我始终不愿设置友情链接的原因,这个小站是我为数不多的港湾,这里的一切都受我的控制,销毁这个小站对我来说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人在自己的绝对领域才有安全感,因为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可控的。

自救

很多个煎熬的夜晚,时常在想,身边有个可以倾诉的人会不会好很多,但考虑再三,又被我一一否决,我从来不想做一个传播负能量的人,有些事情埋在自己心里最为安全,我选择把负能量发泄在这个小站,它不会怪我,也就像我前面所说的那样,在自己绝对领域里一切都是可控的。
有时候,我又在怪这个病态的世界,而后发觉自己也是这个病态世界的衍生物,病态的我。这些年的抽泣泪涕,我自知自己不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我觉得这些年来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也不算个什么很坏的人吧,但每个难熬的夜晚都一遍一遍的在刺痛着我,那些伤痛难以忘却,我开始责怪上天,或又是在责怪自己。

死去的记忆

我靠在枕边,望着窗外一抹寂寞的蓝色,带给我的感受十分压抑,我总发觉心很空,像是丢掉了什么东西。终于,在无数个想起以前的瞬间,我幡然醒悟,遗失了曾经的自己。
无数的委屈和那些死去的记忆在那一个个难熬的夜晚无数遍攻击着我,试图戳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最后一道防线,与那些对未来的压力夹杂一起,终于那个少年最后一道防线悄然卸下,决堤的泪水如洪水般喷涌而出,无数次的抽泣泪涕,无数次的自我救赎,练就那个对待一切事物都平静默然的少年,他依旧少年,只是意气不在风发。

特别声明:本文适用于 用户协议中第四条第3款 规定的特别标注许可协议的情形,不适用 CC BY-NC-ND 4.0 Deed 许可协议,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分发、转载本文。

评论区 (0)


tx
14 + 30 =

暂无评论 >_<